关注好学生育教网,走近好学生的世界,获取考试、人生好成绩!

 

微观察:一个家族横跨20年的移民史

2015-1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移民海外,是张莉这两年的头等大事。   她花了大半年时间来说服父亲,移民加拿大。其实父亲不是反对她移民,只是反对她去加拿大。父亲的观点是,移到一个全新的地方,让家人不放心,还不如移到美国,起码有亲戚照应,张莉的舅舅在上世纪90年代就投资移民美国。  ...

  移民海外,是张莉这两年的头等大事。

  她花了大半年时间来说服父亲,移民加拿大。其实父亲不是反对她移民,只是反对她去加拿大。父亲的观点是,移到一个全新的地方,让家人不放心,还不如移到美国,起码有亲戚照应,张莉的舅舅在上世纪90年代就投资移民美国。

  让张莉想不到的是,自打去年10月份报名参加过一次移民讲座后,移民中介公司的电话就源源不断,推销各自的海外移民方案,“过程一个比一个短,门槛一个比一个低,同一家公司,上午是资深顾问给我打电话,下午又是副总经理,开出的条件都不一样。”张莉此前一直认为,海外移民属于高端的中介服务,而现在给人感觉就是上门兜生意的个体装修户和推销保险的业务员。“难道真有这么多人要移民?”

  移民新军

  从萌生移民想法到行动,张莉只用了一天。

  起因是接了一个在国外生活的发小的电话。电话那头,发小说,国外100万人民币可以买一套很漂亮的带大草坪的房子,生活环境也与国内有很大的不同,并建议她也来感受一下。

  撂下电话,张莉飞去了加拿大,从小拘谨、没有宗教信仰、不参与公共事务的张莉在异国发现了另一种生活状态,她想到了移民。

  “国内的高付出低福利与国外的高福利,另外生活环境的优越,让我很容易做出决策。”张莉说。

  一回国,她就决定移民。

  今年32岁的张莉,在国内有房、有车,是当地银行的信贷专员。父母是建筑公司的老总,由于家庭关系,她每年信贷任务都能超额完成,为此总能得到总行嘉奖,也为其挖得了第一桶金。这次移民所需的巨额资产,不足部分父母为其补齐。

  去年10月,张莉参加了一个移民讲座。刚落座,主持人上来就宣布这家公司的打折项目,“凡是投资移民,加拿大移民中介费6折,新加坡7.5折,其他国家9折”。这让她大跌眼镜。张莉发现如今移民海外,其实早已没有想象中那般艰难。

  这次的讲座让张莉认识了许多和她一样想法的人,想移民的人中有大学老师、技术精英,还有公司主管。移民的目的不外乎寻求安全感、为孩子谋求优质教育。他们当中大部分都抱着“牺牲我一个,幸福后来人”的想法,普遍希望下一代能够在异国延续自己在国内的成功。

  “国外机遇和教育、环境等都和国内不同,而且培养出的孩子视野也会比较宽。”一位高校的老师告诉张莉,当了一辈子老师,去了外面才知道与别人教育的差距。

  听完讲座后,她填写了一张中介公司发来的表格,表格内容涉及家庭、学历、收入、婚姻和工作等方面,非常细化。一个星期后,中介公司按照她填写的内容做了评估。资深顾问还相对应地做了套方案,以供她参考。

  通过资深顾问介绍,投资移民摆在张莉面前的有两种方式,一种向加拿大政府指定并担保的基金投资40万加元,5年后无息返还。另外是通过基金向银行贷款40万加元为期5年,只需将5年贷款利息12万加元支付给加拿大政府指定的基金 (12万加元为5年贷款利息,一次性投入不返还)。自12月1日起,这个费用都比过去翻了一番。

  老移民

  张莉在美国的舅舅叫陈泽,今年60岁。早些年在国内是公务员,后来下海经商。目前定居于纽约。1992年,当葛优、徐帆主演的《大撒把》热播时,陈泽跟随了这波90年代初的移民热潮,到了美国。

  事实上,对于国外,陈泽其实不陌生。早期没下海时,公务员身份的他常到国外出差。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潮流,下海开了间贸易公司。两年后,第一桶金到手。

  随着生意越来越上轨道,陈泽开始厌恶每周有四天时间得在外应酬,打点各路官员、朋友,向往“公私分明的生活方式,把更多时间留给老婆和孩子”。有过官员身份的他,对国内许多事物都很看得很“透”。

  和移民新军张莉追求自由的环境不同,陈泽当时移民的初衷还是为了孩子和自己的生意。在他的圈子里,移民开始成为身份量级的标识,并将之称为 “抄捷径”,即用过去数年里迅速积累的财富,支付国外规范化的生活:完善的法律、孩子的高质量教育、高福利、健康的空气、安全的食品、免签多国护照的便利等。1999年,他开始逐渐把生意转向国外,并通过投资一座中美贸易城和酒楼,进行了投资移民。

  在办理移民时,中介顾问曾很不理解,觉得他应该再赚几年钱,他反问对方,事业重要还是家庭重要?

  刚到美国时,陈泽觉得以自己的能力,重新开始,不会有太大问题。他的底线是,不亏本就好。但他没有想到,国外做生意和国内完全两码事,老外根本不接受吃请,差点亏得一塌糊涂。半年后,酒楼终于勉强得以生存。这个曾经在商场意气风发的男人,当时显得狼狈不堪。

  一个来美国看他的朋友建议说,转换下在中国的生意理念。接受朋友建议后,陈泽调整了经营思路。如今,陈泽已将酒楼开进北美一些华人主要密集区,成为当地有名的酒店大亨。

  “口碑比人际关系和人情重要。老外确实比我们务实。”陈泽回顾当年的移民选择,觉得自己并没有选择错,在国外学到了很多原来自己短缺的东西。

  在异国,陈泽感受最深的就是平等。他在酒楼里发现,遇到对服务生大声呵斥的基本都是中国人,陈泽觉得,这都是让中国的教育给害的。

  “尊卑贵贱意识太深,生而平等的价值观并没有学会。”陈泽说,这些在国外根本是无法想象的,因为平等已经渗透到西方人的骨髓里。

  与陈泽的同龄人中,许多人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偷渡欧洲,有的还加入外籍,而那些90年代初期冲出去的同龄人,也远未过上光鲜的生活。陈泽的一位下属,现在是欧洲一家杂货铺的老板兼店员,每天最复杂的脑力劳动是计算一双人字拖加两罐卡布其诺等于多少英镑。

  公开资料显示,加拿大的多伦多和魁北克是华人富豪移民的首选地。而在澳大利亚,华人富豪的首选地是悉尼与墨尔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已经明确将吸引华人富豪作为移民政策的重要考量依据。而对于这些新富阶层来说,财产的安全则是他们最大的担心。

  等待的日子

  张莉要移民的消息,在家族里一下炸开来。家里的老人普遍都认为,她应该去美国,去找陈泽。“地球那么大,在一个地方,起码还有照应。”对此,陈泽也打来越洋电话表示,如果张莉愿意到美国,自己可以帮忙,毕竟是一家人。

  但张莉不这么认为,选择加拿大是为了自由,是为更好地生活,享受那边的教育和环境。而美国相对而言,过于金钱味,虽然福利和教育也不错,但对于她,加拿大应该更适合。

  “现在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人们看重的不仅是市场,还有品质的保障。”陈泽说,张莉更偏向于生活品质和质量,对环境、教育、福利等方面要求更加高。

  在敲定了方向的日子里,张莉开始陷入繁琐的移民手续中。原本以为一切都很简单,结果操作起来,张莉才发现,老外办事和国内还真不一样。

  “一些细节都会反复敲定,也许在国内这根本不算什么,可在他们那儿就是通不过去。”张莉说。

  张莉所指的细节,是移民所需花费的钱。加拿大移民局方面认为,以她的收入暂不足以说明第一桶金的来历,要求她继续补充材料,为此她很不能理解。

  另外,由于张莉是福建人,所以在申请加拿大联邦投资移民时,在各方面条件同等下,花费和审核都比国内其他地区要高和严格。而且基于这个因素,加拿大联邦的“免面试”并没有惠及到她。这让她很不能理解,但资深顾问的一席话,让她很快就明白了。

  福建人移民费用高和困难主要都是因为偷渡影响造成的。“以前是走人蛇那种,现在则借商务考察名义出去,然后失踪,这让移民机构和旅行社都很头疼。所以费用高和条件苛刻,也不能怪中介和老外。”资深顾问说。

  在等待的日子里,张莉陆续结识了一些以技术移民出去的朋友。那些原本在国内风光八面的中产精英,到了国外,却成了卡车司机、超市货柜员、收银员。有些人甚至在四十岁的时候还重返大学,重修课程。这让她感到十分惊讶。

  出去十年的技术移民刘华说,虽然一度从事蓝领工作,但从未感到尊严因此受到损害,而且住房价格合理。重新念大学,享受加国政府的教育补贴,每月2000加元足以支付学费及一家三口的生活费。

  “你现在能理解我不后悔移民的理由了吧?”他说。

文章出自:好学生育教网www.hxsyj.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